中世纪欧洲人的旅行
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对于外界事物的好奇心,是驱动人们外出旅行的重要原因。不仅是现代,在中世纪的欧洲,虽然生活不便利,普通人也是有机会出去旅行的。就像如今计划一趟出游,需要选择出行方式、寻找住宿、翻阅攻略,在中世纪,这些也是必备的功课。


旅行的意义

古希腊时代,人们远赴德尔斐神庙寻求启示,或是去奥林匹亚朝拜天神宙斯;佛教徒,比如著名的玄奘法师,远赴印度寻找佛法的真义;伊斯兰教要求每一个虔诚的信徒,一生中至少得去一次圣地麦加或麦地那朝圣。而中世纪欧洲人长途旅行的目的,和公元11世纪兴起的基督教徒的朝圣热有着重要的关系。


随着基督教在欧洲确立了精神世界的统治地位,《圣经》中的教诲也开始深入人心。《圣经》中宣称人类具有原罪,被天国放逐的人类必须通过忏悔和服从,重新回到上帝的怀抱;亚伯拉罕带着子民们从埃及出走,是为了回到“流着蜜与奶的应许之地”;加利利的耶稣将上帝的好消息散布到犹太人的世界,使徒保罗将耶稣的教义从巴勒斯坦传遍整个罗马。可以说,整部《圣经》就是人类在被赶出伊甸园之后,在上帝的指引下,重新寻找精神家园而不断迁徙旅行的历史,而朝圣是这种精神之旅的外化象征。在中世纪的人们看来,整个人生就是一次漫长的朝圣之旅。


中世纪时期人们的宗教体验并不是是从传教士空泛的说教中习得的,而是与现实生活的体验息息相关。与当今社会相对和平稳定环境下的人们不同,中世纪的欧洲是动荡、危险的,民众终日生活在惶恐之中。突如而来的天灾,恶劣的卫生条件、低下的医学水平,人们稍不注意就因战乱、饥饿、疾病死去。史家推测当时一户人中至少会有一两人是残疾。即便没有残疾,也会因为没有阿司匹林这种止痛药而终生忍受关节炎、风湿病等各种慢性病的折磨。人们稍不注意就因战乱、饥饿、疾病死去。


这些因素在公元1000前后交织在一起,加剧了人们的恐慌。根据史书记载,989年欧洲大饥荒,998年月食与陨石降落,1000年大地震,1003年长冬期和水灾,1005年彗星和大饥荒等等。还有外族入侵,维京人、诺曼人,以及9世纪末时的匈人,无不冲击着欧洲非常脆弱的社会秩序。人们将这些现象与《圣经•启示录》中世界末日的景象联系在一起,惶惶不可终日。无怪乎,后代的史学家曾一度将这种情绪称为“千禧年恐慌”。


人们认为上帝拥有神力,可以保护他的子民免受疾病、战乱和饥饿带来的痛苦,而在上帝和人类之间存在着中间人——耶稣、圣母玛利亚和殉道而死的圣人们可以帮助他们得到上帝的眷佑。因此,收集或者触摸圣人的遗物或者去与圣人有关的地方(陵墓或教堂)朝圣,有助于获得上帝的恩宠。


教会明里暗里的支持也是朝圣狂热的重要推动力量。拥有圣物的教堂,就能招来大批从欧洲各地赶来的朝圣者。这不仅可以给教堂或修道院带来极大的名声,信徒们的捐赠也充盈了教堂的府库。为此,分散在欧洲各地的主教们纷纷尽力收集圣徒的遗物,甚至不惜编造圣徒的神迹、伪造圣徒的遗址遗物来吸引朝圣者。罗马教会对于朝圣的态度也颇为积极。教会宣称通过朝圣,可以赎清人们的原罪。同时将罪犯送往圣地朝圣忏悔,通过强制其参加长途的跋涉作为惩罚,朝圣路途和时间的长短成为量刑的标准。罪人回来的时候需要带回确实履行惩罚的证物,比如圣徒的遗物、目的地教堂的证明书等等。


你往何处去


在中世纪,最重要的圣地有三处,分别位于现在意大利的罗马、西班牙的孔波斯特拉和耶路撒冷。


qrCode